富有村眾多村民在自己家插上紅旗,他們說此舉是為了抗議徵地10月14日
   在晉寧縣富有村吃早餐的8名施工方人員被村民扣押捆綁,並被潑汽油。之後百餘村民與施工方組織的數百名著統一服裝人員發生衝突。
  10月16日
   昆明市政府新聞辦通報稱,建設方人員與富有村部分村民因矛盾糾紛引發暴力違法犯罪行為,共造成8人死亡、18人受傷。
  10月16日
   村民們表示,13日,他們發現大量穿統一制服的人員在鄰村訓練,引起了村民警覺。抓住的那8個人,是準備來和“大部隊”會合的。
   10月14日,在雲南昆明晉寧縣晉城鎮,發生一起當地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項目建設方人員與富有村部分村民因矛盾糾紛引發的暴力違法犯罪行為,共造成8人死亡,18人受傷的群體性突發事件。
   昨日,雲南昆明市政府新聞辦通報稱,目前,公安機關已對晉寧的群體性突發事件依法立案,針對建設施工方和村民,就案件情況開展全面偵查。
   通報稱,經公安機關初步調查查明,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部分村民因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項目建設問題,與建設施工方素有矛盾,以致項目於今年5月中旬以來陷於停滯狀態。10月14日,項目建設方近千名人員進場恢復施工。當日,正在富有村吃早餐的8名施工方人員被村民非法扣押至村內捆綁手腳後毆打,並被潑汽油後,拖至村外項目施工現場附近道路上。之後,百餘村民持械沖向施工現場,施工方事前組織的數百名持械著統一服裝人員與村民發生短暫激烈衝突。
   在此過程中,村民向對方投擲自製燃燒瓶,並點燃被扣押人員身上的汽油,施工方人員也持械與村民對毆,現場互毆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其中,建設施工方6人死亡(其中4人為被村民非法扣押人員,且均有燒傷痕跡),村民2人死亡,雙方共計18人受傷。
   目前,公安機關已依法立案,針對建設施工方和村民,就案件情況開展全面偵查。對於組織、實施、積极參与違法犯罪活動的人員,不論涉及任何人,公安機關將依法嚴肅追究其法律責任。
  設“保地執勤點”對抗施工方 村民插紅旗抗議徵地
   昨日中午12時許,從昆明菊花村開往晉寧縣晉城鎮的客運中巴剛出了富有收費站,便可以看到路對面建設中的“晉城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入口處停著大量的警車,警察們在這裡設置了警戒線。
   在泛亞物流中心的東邊,與之毗鄰的富有村卻沒有公務人員進入。冷冷清清的進村路上,一輛三輪車開過來,駕駛三輪車的是一位中年婦女,很警惕地問記者是乾什麼的。當聽說是記者,主動提出來拉記者進村。
   村口,10月14日發生“戰鬥”的地方仍然遺留著大量的痕跡,有燒過的黑色殘渣和玻璃,凌亂的石塊、磚塊。而道路兩旁,是富有村村民們搭建的簡陋棚子,棚子上掛著白布黑字的橫幅,寫著“我要生存 保住方寸土留給子孫團結就是力量”“貪官致富農民無路護耕地人人有責”等字樣。據說這些棚子已經搭了好幾個月,是村民們的“保地執勤點”。棚子里還放著沙發、凳子。村民們平時在這裡駐守,以對抗泛亞物流中心的施工方。
   此時,村口仍然聚集著近百村民。對於10月14日發生在這裡致8死18傷的慘劇,他們有悲憤、有無奈,也有恐懼。到底這個事件將向何處發展,他們也感到茫然。
   富有村給人最特別的感覺就是這個村子幾乎家家戶戶都插著紅旗,紅旗迎風招展,很是醒目。有村民告訴記者,他們這樣做就是用紅旗來抗議徵地。村子里只有幾戶沒插紅旗的,大都是村幹部。
  遇害村民停屍村委會 家屬要向村上討說法
   村委會聚集了一兩百人,兩位在10月14日的衝突中喪生的村民張勝和舒煥章的屍體就停放在一間辦公室里。
   親人們給舒煥章洗了臉,蒼白的面孔上,左眼下烏青,有一道兩三釐米長的紅色傷口。而額頭上還有一道很寬的口子,右耳後有一個很深的洞。親人們哭訴:這不知是被什麼人拿利器穿進去了!
   兩位死者的屍體被停放在此已經超過45個小時了,家屬的意思是向村委會、村支部要個說法。但直到10月16日下午3時,村幹部們沒有露面,上級也沒人來看過。據稱,兩名遇害的村民當天都是趕集回來時遭到了對方的毆打,然後死亡的。
  發生衝突前兩小時 有村民曾經報警
   現在村民們承認的一點是,慘劇發生的前一天,也就是10月13日,村民發現有大量穿著統一制服的人員出現在鄰村謝家營,他們正在訓練。這引起了村民的警覺。
   14日早上7點多,8名穿著藍色制服的男子乘坐一輛麵包車來到了富有村邊,他們在富有村一家羊肉米線店內吃早飯,被趕來的眾多村民控制。這8個人被村民反綁著押送到村口一間收廢品的平房內,做了村民的“人質”,還遭到了盤問。
   8時,六七百名富有村村民聚集到了村口。11時左右,十多輛卡車(有的說20多輛、也有的說是6輛)開始集結,車上下來大量穿著統一制服的人員。也聚集到了富有村村口。
   雙方人數加起來,可能超過了2000人,氣氛非常緊張。村民阿某覺得可能會出大事。12時47分,他撥打了110。接電話的是一位女性,告訴他知道了,很快會處理。但直到15時10分,雙方發生激烈衝突造成死傷,也沒見警方來到。
  辣椒水、警用盾牌、汽油瓶衝突持續了大約20分鐘
   據村民們說,雙方爆發衝突的時候大約是15時10分左右。但具體是怎麼打起來的,卻沒有一人能說得清,或者,也有可能是不想說。
   據稱,發生衝突的時候,對方向村民們投擲了石塊,噴了辣椒水、催淚瓦斯,還動用了鋼管、警用盾牌等。而村民這邊則拿著鋤頭。有的村民說,他們向對方投擲了汽油瓶,而有的村民對這一點堅決否認,而是堅稱汽油瓶是對方投擲的,且不小心燒死了被村民扣作“人質”的幾個人。
   混亂的衝突場面持續了大約20分鐘。結束時,富有村51歲的張勝和60歲的舒煥章倒在現場。而對方也有6人死亡,其中4人是被燒死的。這4個人就是村民們一大早在村口控制的“人質”。
  鬧出人命之後有村民又報了3次警
   15時29分,此前報過警的村民阿某再次撥打了110,並與110通話1分鐘25秒,對方再次答覆:知道了。
   據阿某說,這個時候,已經鬧出人命了。但等到17時43分,還沒見警方出警。他第三次報警,通話47秒。此後還是沒人來。
   15日凌晨4時20分左右,在保地執勤點和眾多村民一起執勤的妻子給阿某打電話,說看到路上來了很多人,害怕再次發生衝突。4時24分,阿某報警,與110通話2分鐘23秒。
   後來,他們發現,那些人不是來“報複”的,而是來給燒死的“人質”收屍的。原來,衝突發生後,被燒死的“人質”一直就躺在村口的大路上。
   阿某保留了自己手機上的報警記錄。他相信,當天在衝突之前選擇了報警的村民應該不止他一人,兩千多人的對峙,應該引起當地警方的足夠重視才對。但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長達數小時的時間里,警方沒有出動。
   如果,此前警方出警了,也許不會發生這麼大的傷亡吧?很多村民都這樣說。
   “是你們先抓了對方的人,他們才派人來和你們對峙的,可以這麼說嗎?”記者問一位村民。
   這位村民就是遇難者舒煥章的女婿,他並不認同這種說法。據他說,此前抓住的那8個人,其實是準備來和對方的“大部隊”會合的,也是要來打他們的。即便他們不抓住這幾個人做“人質”,等“大部隊”來時,對峙、衝突還是會發生。華商報特派昆明記者薛振宇文/圖
  徵地過程怎樣?血案如何善後?
  新華社:疑問重重,有待及時澄清
   目前,各項處置工作正在推進,但圍繞該事件背後的原因及教訓令人反思。目前,輿論針對涉及的徵地拆遷賠償等問題仍存在諸多疑問,亟待有關方面及時澄清,給公眾一個權威的回應。
   規劃152公頃、用地面積2285畝的晉城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是作為昆明市重點規劃、打造的泛亞綜合商貿物流中心之一,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投資力度很大,審批手續是否齊全?相關的開發、建設方是否具備完備的資質?按照規劃,該項目占地規模不小,必然要進行徵地。那麼,整個徵地過程是怎樣的?對於事件中的死者家屬、傷者及其家屬、富有村群眾、施工方有關人員的安撫和善後工作有哪些舉措?有賴官方和公安部門的進一步調查以及及時全面的信息公開。
   據新華社  (原標題:保留多次報警記錄 村民質疑不出警)
創作者介紹

Bernard

ezhqhxzdh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